秦始皇百萬雄師為何會在三年內消失?

更新時間:2019-02-15

  導讀:秦國自商殃變法之后,在全國范圍內確立了獎勵耕戰「賞不遺匹夫,刑不避大夫,使天下之利系處于一孔」的基本國策。秦內修明政理以儲軍國之資,外開疆辟壤與列國爭衡。秦國統治者運用嚴酷無情的法家思想以賞貳二柄,徹底的動員了傾國之力,投入到戰國時代規模宏大而慘烈的兼并戰爭中。
  自秦孝公起至秦統一天下的一百五十余年的時間里,被稱為「虎狼之師」秦軍與東方列國大小百余戰,共計殲滅六國軍隊一百五十余萬。在「伏尸百萬,流血千里」的大戰場上,冷血的秦人踏著六國之人的尸骨與鮮血走上了統一之路。
  前237年秦王贏政親政的這一年,被強秦連續折騰了一百余年的東方六國以無還手之力,各國弱勢以成,天下合縱無望,而強秦獨步天下隨時便有泰山壓頂之勢。六國君主面臨累卵之危,無論再怎樣垂死掙扎也無法改變秦國所具有的壓倒性優勢了。
  秦國與各國總攤牌的日子爲期不遠了。對此,當時的有識之士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李斯與韓非的授業恩師,戰國晚期的大學者荀子就曾預言這個紛爭了四百多年的天下,將在二十年之內統一。
  前230年至前221年的十年的時間里,秦國統治集團經過精心的謀劃與籌備,力圖一次戰爭只針對一個對手,以每兩年為一階段消滅每一個國家。為此,秦國令全國男子書年進行了總動員,隨即秦國的百萬虎狼之師對六國發動了滅國之戰。史記中所載:「秦尚黑,秦崇水德。」不難想象,如黑云蔽日一般的秦軍以摧枯拉朽之勢席卷天下,北方四國首當其沖。
  前230年秦將內史騰攻韓,韓王安被俘、前228年大將王剪率秦軍經數日激戰消滅了趙軍主力,攻破邯鄲,虜趙王遷,趙公子嘉突圍逃往代郡。前226年秦軍大舉伐燕,燕王喜與代王嘉(趙公子嘉)聯合抗秦,燕代聯軍迎戰秦軍于易水之濱,燕軍大敗潰不成軍。

  秦軍乘勢突入燕境直取薊城,燕王喜倉促棄城率殘部遠遁遼東。前225年,被秦軍四面合圍,只剩下一座孤城的魏王豹,妄圖堅守大梁,垂死掙扎。秦軍決黃河之水灌城,城中百姓盡成魚鱉,是年三月城破,魏王豹被殺。
  至此,秦國把注意力轉向了南方的楚國。與中原國家不同,楚國是一個擁有悠久歷史與獨特文化的南方大國。楚國地大物博,極盛時期,統治著淮河以南,東過三峽西至吳越的廣袤領土。
  楚人自西周以來就有著極強的自豪感與獨立精神。雖然一百年來,在秦軍的凌厲的軍事打擊之下,沒落的楚國丟城失地,屢次遷都避禍,楚國的發源地荊楚地區幾十座城邑大部沒入秦國,楚懷王也入秦被囚,客死他鄉,楚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打擊,皆以爲恥。以至于屈子發《離騷〉之感,嘆《國殤》之悲,投汨羅江而死。
  應該說,在秦國十年統一戰爭中,秦軍在楚國遇到了最頑強的抵抗,李信率二十萬秦軍伐楚,初戰不利。前224年秦國發傾國之兵六十萬,由大將王剪率領以優勢兵力造成壓頂之勢,對楚國的心臟西楚地區發動致命一擊。

 
  楚國集中了全國的兵力迎戰秦軍,兩軍決戰于淮陽一綫,楚軍大敗,楚王也被俘。楚國大將項燕立即在都城壽春迎立昌平君爲王,繼續抗秦。秦軍進擊淮南,兵圍壽春,并發動總攻。項燕率楚軍拼死抵抗,但終因力量懸殊,經數日激戰壽春城破,昌平君身死,項燕在絕望中自殺。
  秦軍分道渡江進軍江南,楚國滅亡。此時一直對五國袖手旁觀,見死不救,安享太平的齊國也預感到大禍臨頭了,開始慌了神。
  前221年迫于嚴峻的形勢,齊國同秦國斷交,并開始陸續征調軍隊防守西部邊境和內長城。秦王政命剛剛遠征完遼東在燕地休整待命的王賁,率大軍從燕國南下越齊國河內地區,以出齊軍防綫之后,出其不意直插臨淄。
  秦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倍道而行,齊國連調兵抵抗的時間都來不及,同年秦軍進入臨淄,齊王建以舉國之兵,完甲之師不戰降秦,納土歸朝。前221年是一個注定要被加載史冊的日子,戰亂以久的天下重新一統,這來之不易的大一統讓人們苦苦等待了四百年之久。
  六王畢,四海一,天下太平了,不用再打仗了。許多老百姓自發的買酒買肉慶賀,以至于出現了「天下大脯」的盛況。一名秦軍士兵在寄給后方的家書中高興地寫道:今天是我國消滅各國的日子,大王賞給我們每人一杯美酒。
 
  贏政這位中國歷史上偉大的私生子,以渺渺之身,振六世之余威,席卷海內,剪滅六國,完成了一百五十年來秦國六代先王的遺愿,爲秦人統一天下的事業畫上了完美的句號。前222年,秦王政加冕為中國的第一位皇帝。
  從此,一個嶄新的強大的秦帝國誕生了。據史書記載,秦始皇這位有著夜半狼嚎之怪癖的大皇帝,用冷血、鐵腕與強權統治著這個國家,他精力過人,設郡縣,廢分封,集中央集權與君主集權于一身,每天要閱讀數百斤的奏章;他致力于帝國的標準化,使車同軌,書同文,統一貨幣與度量衡。
  他嚴厲的鎮壓六國的反叛勢力注重防患于未然,除奸于未萌,遷關東豪族數百家于咸陽,盡收天下兵器筑爲銅人,以弱六國之人;他推崇法家思想,排斥各種學說,焚書坑儒,以愚天下之民。
  他好大喜功,濫用民力,修驪山墓、建阿房宮、開靈渠、筑長城、拓直道,全國都仿佛成了一個巨大的工地。秦國統一天下但并不意味著戰爭結束了,在窮兵黷武的始皇帝心中這只不過是新一輪開疆辟土的開始。他聲威震于世殊,從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他強大的意志,他北擊匈奴,南征百越,使匈奴不敢南下牧馬,士卒不敢彎弓抱怨,百姓敢怒而不敢言。
 
  前212年秦王朝建立十周年時,這個帝國達到了極盛,秦始皇躊躇滿志:六合之內,皇帝之土。東到大海,西涉流沙。南及北戶,北過大夏。人跡所至,莫不臣服。秦德昭昭,秦威烈烈。恩德所至,澤及牛馬。
  然而這位大皇帝萬萬也沒有想到,他一生爲之奮斗的傳之萬世的千秋帝國,在人類歷史上只存在了十五年。前210年,為彈壓日益不安且出現騷亂傾向的楚國故地,秦始皇開始了被稱爲死亡之旅的最后一次出巡,途中染病,行在駐陛趙地沙丘,同年7月一個悶熱的夏季秦始皇病逝于沙丘行宮。
  沙丘宮這座昔日趙國國王的行宮,在不到90年的時間里見證了,趙武靈王與秦始皇這兩位戰國時代最偉大帝王的生命終結。此時,在沙丘宮這座陰森而帶有晦氣的行宮里,在昏暗的燈光之下,宦官趙高與丞相李斯正在策劃醞釀著一個天大的陰謀。
  他們密不發喪,矯旨誅殺公子扶蘇與大將蒙恬,取直徑直奔咸陽立公子胡亥爲二世皇帝。沙丘對秦帝國而言,是一個命中注定的宿命之地。這是天下大亂的前夜,也是秦王朝難逃的劫數。在之后的三年的時間里,無數秦軍將士浴血奮戰也法挽回秦朝滅亡的厄運了。
  前208年9月也就是關東全面叛亂的第二年,秦軍大將章邯率秦軍主力30萬,大破趙軍乘勝進占邯鄲,趙王歇與張耳率殘部退守巨鹿。秦軍兵多糧足猛攻巨鹿,趙王遣使向天下諸侯求援。
  至十一月燕軍與齊軍近二十萬增援巨鹿,但面對秦軍浩大的聲勢與嚴整的陣容,燕齊援軍不敢觸秦兵鋒,皆從壁上觀。十二月,項羽率楚國援軍趕到巨鹿,這位「力霸山兮氣蓋世」猶如古希臘阿硫疏斯一般天馬行空的戰神,率領著破釜沉舟、英勇無畏的西楚子弟兵怒吼著沖向秦軍。楚軍陷陣之士,不顧一切的突入秦陣與秦兵拼死肉搏,楚兵以一當十,呼聲動天,諸侯軍無不人人惶恐。
  強調集體協同作戰的秦軍從沒有見過這樣不顧生死的軍隊,心理上以被震懾住了,在三天的時間里,楚軍九戰九捷,秦大將王離、副將蘇角被殺,另一員副將涉閑在惶恐中自戧,被稱爲虎狼之師令關東人士聞之喪膽的秦軍重兵集團遭受了百年以來最沉重的打擊,在楚軍凌厲的攻勢面前,在巨鹿前綫的數十萬秦軍全綫動搖了。
  這之后,項羽被公推爲聯軍統帥,統一指揮各路諸侯大軍四十余萬對秦軍發動了總攻。從棘原到洹水,秦軍連戰連敗,士兵減員了三分之一,倉狂撤退中損失了大量的輜重糧草。自去年九月邯鄲戰役至今,秦軍已經連續作戰了近一年的時間,士氣低落、疲憊不堪,已經無力抵抗諸侯聯軍優勢兵力的持續進攻了,只得邊戰邊退,六月壞消息傳來了,秦軍南下的退路被聯軍徹底切斷了。
  前207年7月在洹水之南,殷墟之上,走投無路的秦軍大將章邯、司馬欣脅迫殘部二十余萬向項羽所統率的諸侯聯軍投降。在解除了秦軍士兵的武裝之后,對秦軍有深仇大恨的項羽命楚軍違約坑殺秦軍降卒,其它諸侯的軍隊也都參與了這場血腥而慘烈的屠殺。
  這是一百五十年來,關東六國之人對秦兵壓抑以久的總復仇,這也是這支曾經戰無不克,攻無不取的強大軍隊的最后一曲悲歌。當年在長平坑殺趙國降卒的秦國軍隊,沒有想到自己也會遭相同的命運。206年十月楚將劉邦率軍越武關進逼咸陽,秦王子贏出降。十一月項羽所率諸侯聯軍入函谷關,就向災星劃過天際一樣,秦國這個自東周以來立國長達五百余年的國家的終結時刻最終來臨了。聯軍統帥項羽壓抑不住心中的仇恨,決定對昔日不可一世而如今被踩到腳下的統治者進行最嚴酷的報復,始皇帝的子孫被項羽闔門殺盡,痛恨秦國***的諸侯軍正在四處燒殺。
  驪山墓、阿房宮、咸陽城到處都是熊熊的烈火與遮天蔽日的濃煙。此時,已經躺在驪山墓中入土為安的始皇帝地下有知的話,也會忐忑不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

每周熱帖排行榜

更多>>
福彩3d专业术语解释